当前位置:主页 > 建筑设计 >

鲸灵蜂享家建筑设计师为孩子辞职副业收入胜主

更新时间: 2021-11-24

  “一个人混得好,那都不算是改变。只有一个团队在一个平台得到改变和质的提升,那才算是真正的转型成功。”

  “心中种什么种子,就会结怎样的果。鱼和熊掌很难兼得,要想给孩子最好的物质基础和精神陪伴,就要想办法克服困境,找到出口。“

  呆妈以前是一名建筑设计师,用她的线多万的年薪,觉得生活过得还可以。但是一次失败的投资,一下亏损了30多万,对于拿着死工资的上班族来说,心里是很难受的。

  这时候才明白,增加一份收入,有个靠谱的副业是多么重要,也是一个机缘巧合,让她接触到了私域生意。

  “亏钱的时候,想着自己一年朝九晚五辛勤工作的付出全都打水漂了,心里特别难受,就想着弥补一下空缺。”呆妈如是说,在设计院的工作是难以想象得不自由,每天早上9点半准时打卡,下班早的次数寥寥,正常下班时间在晚上10点,项目繁忙期甚至要加班到凌晨2-4点。

  如很多情侣同床异地恋,呆妈和孩子之间也存在着时差,“加班忙起来根本见不到孩子一面,我到家的时候,她已经睡了,她出门去上学,我还在睡觉,甚至会反思:我是不是一个不那么称职的妈妈。”

  谈到在设计院的工作,她兴趣一般。一到工位上就开始处理各种消息,不停地跟甲方打电话沟通项目进度,同时还要盯着自己团队的人出图,确认工作节点。

  “设计院的工作,简单却很机械。基本工作无非是:出去开会,做施工图、方案,下工地,制定项目工作计划。施工图在初审阶段时要关注多一点,反复审图,找到问题,解决问题。”

  就是工作已经如此繁忙了,她也并没有放弃副业。她说:“比我们设计院上班忙的,可能只有医生了。我以前上班的路上看手机,走路也看,等电梯看,上厕所看,等红绿灯看,即使我在工作,只要有一分钟间隙,都会去转发一个爆款。”

  因为有时要给团队做赋能,白天在上班时间把团队管理完,晚上还得加班把今天的项目进度赶上,放弃这两个字,在她的字典里就没有出现过。

  唯一让她感到快乐和变动的反而是与甲方不断沟通磨合的过程,对方会提出很多问题,确认风险,她会想办法去解决问题,规避风险。

  “其实投资失败只是开启私域兼职的一把钥匙,真正撬动潘多拉之盒的,是因为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。”

  疫情的前几个月,他们一直在家办公,这意味她可以和孩子朝夕相处,时间也相对自由,等到复工时,那种重复、机械的坐班生活像是给她套上枷锁,才动了辞职做私域的念头。

  “那时我的第一个副业,一个月也有2W多的收入,可能再努力一点,就能赶上主业工资了。但是又一直没有勇气辞职,毕竟这是我学了5年的专业,做了7年的工作,对于这种专业要求度很高的,辞职放弃,意味着再回去可能得重新开始。也因为有了副业保障,才给了我辞职的勇气。”

  可幸的是,丈夫一直在她左右陪伴且鼓励她,他说:“鱼和熊掌不可兼得,赚钱和陪孩子,包括你想要支配自己的时间,都是无法做到统一的,既然这么痛苦,不如辞职试试看,把命运交给勇气。”

  2020年3月,她选择辞职,整个人的状态都改变了,全心全意投入到私域中,每个月稳定收入保持在3-4万。

  不同于别人做私域总在拓展客户,她的工作重心放在如何与其他大咖并齐,过往的学习、工作经验告诉她:不学习,总有一天会落下。

  只是如此努力的她,也在2020年的618大促之后到了瓶颈期,平台的收益明显下降了,每天只有200-300块的收入,一个月多则过万,少也就赚了几千块。

  她对自己发问,“我是不是又要回设计院上班了?要继续回到过去专业、机械的生活?和孩子是不是又要疏离了?”

  “现在回想起来,还真的是种什么种子,结什么果。做私域我是有干劲的,发现比较疲软的时候,我虽然有点活在舒适圈,但也不断地找寻新的路径。”

  不想重回设计院上班,不仅是因为想要陪伴孩子,更是因为私域明显让她感受到了赚钱的力量。

  “我身边有挺多全职太太的朋友,结婚生了孩子就在家带孩子,问她们为什么不愿意去工作,回答都是清一色地要带娃。可孩子不该是我们人生的天花板,而是起跑线。他们催生我们赚更多钱的动力,你必须赚更多钱去满足他们更好的生活水准。”

  微商的第二个阶段,主要人群就是宝妈,私域的用户人群也绝大部分都是有孩子的女性。对于这点她坦言:“一般没有孩子的女人,想做副业的很少,因为每个人的时间都很宝贵,理应留给自己。”

  “但有了孩子就不一样了,你要考虑初生的小孩,用的尿不湿舒不舒服,喝得奶粉够不够营养,什么牌子,什么成分都要一再确认,她是生命,她更是从你身体里跑出来的鲜活的存在。”

  “说实话,我接触私域也是因为孩子,起初是微商有一个尿不湿品牌挺舒服的,孩子用了我放心,是为了自购,最后觉得好用分享给小区里的邻居,大家一致好评,渐渐我接触深了,就变成了代理。“

  也是这份“为孩子提供更好物质条件”的决心,让她在3月底顺利与另一个平台相识,她在朋友圈看到过去的朋友分享了一张品牌特卖半个月提现6万多的图,就大概翻看了一下,发现卖的大多是海澜之家。

  听到平台主要售卖品牌是海澜之家,她心里感觉一般,“对这个品牌有点偏见吧,没有太强的设计感,总体市场比较下沉。”

  “反正伙伴们都在四处寻觅新的项目,我就动了试试看的心思,记得是3月30号晚上注册的,31号就接收了来自平台的学习课件。晚上9点开始建群,隔天开始正式开卖,第一天就赚了1000,上手后就开始把部分之前的合作伙伴邀请过来。”

  人对新的环境和事物的信任是与日俱增的,呆妈必须确认这个平台是真正值得信赖的,才会把熟悉的人陆续带进场。

  “我把链接分享到之前的合作小群,有几个朋友陆续注册,我那三天的收入有1200,算是多了一份收益。”

  起初是挺有干劲的,只要有动力,就能每天整理素材发群。但好景不长,可持续发展能力有限,逐渐她就感知到平台存在的问题:

  一、可售卖的品牌有限,供应链不够强大。这导致只有海澜的专场能有好的收益,海澜不返场的日子里,她的收入很单薄。

  二、素材过于朴素。之前平台嫁接过来的人对素材要求非常高,平台给到的素材图都类似淘宝的买家秀。

  三、没有预热,这意味着店主们无法提前看到会场,也不知道当天要上架的品牌,无法做到提前预热和宣传。

  四、向上发展空间小。发展空间有限,就会局限很多工作,看不到期望,她的热情也殆尽了。

  如果说素材是第一痛点,那预热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她解释:“每次平台提供的素材都不太能用,没有视觉亮点,我需要到淘宝、小红书扒一个产品的素材,找民间实拍,经过很多不同的渠道凑成一个产品的素材,我才放心。”

  “最让我心灰意冷的,是一次品牌特卖专场。当时有个服装品牌很热,我以为那次专场会上,就买了很多衣服回来,拍了一天实拍发在我的店主群里,结果专场开始,发现自己辛苦拍摄了素材的产品,一件都没有上。”

  这不仅仅是私域的痛点了,像是付出的辛苦就如入江之水,全都付诸东流,她再也提不起热情去做这件事了,每天都按部就班地卖货。

  命运最弄人的是,总在你想要放弃的时候,偷偷抓你一把,考验你能否抓住这次机会。

  2021年8月份,她的合作伙伴把鲸灵集团蜂享家介绍给她,忐忑之心肯定是有的,但这又激发了她想要改变的野心。

  “既然这个平台我做不下去了,为什么不给自己再一次机会呢?而且跟着自己一起寻找新机会的还有3个小伙伴,有一堆信任自己的人,他们无条件的支持,是我再次出发的动力。”

  嫁接到鲸灵集团蜂享家,她的团队不一定会全部都过来,她会损失掉部分兵将,因为不是每个人有在同一个领域继续从0到1的勇气,更多是安于现状。

  呆妈是愿意接收新鲜事物,且一直保持学习之心的人。进入蜂享家之后,她同时学习大咖们是如何在用好私域流量,通过运营社群来赚钱的,电子设备里都是关于社群的课件。

  “只有通过总结前人的经验,把底层的逻辑穿透,摸清本质发展规律,结合自身情况沉淀出一套适合自己的方法论,才能事半功倍。”

  幸运的是,加入鲸灵集团蜂享家之后,她表示一切都进展得极其顺利,“之前我收入巅峰是一个月三万,现在在蜂享家直接翻了6倍,每天的收益稳定在6000-8000元。”

  除了孩子,她最在意的无非是赚钱,但赚钱也看平台,提到对蜂享家给予评价时,她反而中肯了起来,“每个平台都赚钱,但其根本的原因还在于品牌和折扣、优惠力度这些,蜂享家的品牌是应有尽有的,供应链宛若一条护城河,我们再也不用担心卖什么品牌,给到的佣金也是让人满意的。”

  “平台提倡的数字小店概念挺不错的,引用了机器人的技术,确实解放了大部分人的双手,让很多“想做副业但没有时间”的人省心、省力。”她如是说,“但我的团队,我并没有让他们使用,因为机器人会让我们变懒惰,让社群不再变得积极,不是自己一分耕耘,一分收获赚来的钱,很快大家都会变得不再有兴趣。”

  “所幸我身边的一群伙伴,都是非常勤劳,且有赚钱热情的。”她举例,赚钱这件事就像减肥,别人多次说你胖了,可能也不会有减肥的心,只有自己真正感受到痛点了,才会去行动。

  先有这份心,再借助平台优势,背靠一棵靠谱的大树,才能越来越挺拔,蜂享家就是这棵大树。

  加入蜂享家不仅在收入翻了三番,在卖货上也更省心,“我的团队对素材是有高要求的,蜂享家的很多掌柜实拍都比较精致,素材图也不糊弄人,改一改可以直接用。文案会比较花哨,那我们会自己修改成关键文案再发到素材群里。”

  蜂享家运营提供的课件,让呆妈这个热爱学习的人成长得更快,清晰地了解平台,很快把过去部门管理的经验平移到团队管理,再运营品牌特卖活动,她的生活也因此变得更加美好,每天沉浸在忙于赚钱的快乐中。

  人这一辈子,遇到喜欢、合适都不算稀罕,遇到了解才是意外,呆妈很幸运,“辗转了多个平台遇到蜂享家,彼此了解,互相成长,和平台一起,走花路。”返回